♬琴

Please betray her.

我的双重人格【11】

今天是暮易先生的生日,零点的时候终于掐点把人生写的第一篇烂的要死的千字生贺给他发了过去。

暮易先生表现的很激动。甚至差点拆了自己的床。

因为我除了这篇千字生贺以外并没有准备任何礼物给他,为了表达足够的诚意,我决定给他象征性的【划掉】买一个蛋糕。

我和暮易先生并排走在路上,B市的风很大,冬天更是跟刀子一样刮在脸上。

我把大衣紧紧裹住,暮易先生却张开双臂尽情拥抱刀子风。

鬼知道他怎么想的。神经病。

这时一只黑喜鹊飞过。

暮易先生:【激动大叫】啊!!!!喜鹊!!!

我:哇。

暮易先生:【持续激动】我要把它吃了!!!

我:?????啊???


您是不是被风把脑子吹掉了。




……

……

……


 


我俩和合买了一根蒜蓉法棍,从中间切开,装在一个长条袋子里。


暮易先生拿着法棍,冷不丁的突然就来了一句:




“我要是厉害的话可以把这个当双截棍耍然后打你。”

我:??????????????




招你惹你了我。




行,今天您生日,您怎么开心怎么来。

我的双重人格【10】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蔗亦小姐在和她男朋友煲电话粥。

我在看乐乎。

风铃小姐和暮易先生,在……

……

……

酱酱酿酿。





……

……

……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暮易先生说他要换衣服了。

于是可爱的风铃小姐就抓着梯子rōu了一圈冲到暮易先生面前。





哦不好意思,是胸前。
















但是很遗憾的是没有刹住车。


 

 












于是一头栽了上去。

我的双重人格【9】

大上海的上空总是有飞机轰鸣着掠过。

但是这个飞机是四角的!!四个灯诶!!

【没见过世面.jpg】

我:爸!!!你看那儿!!

昱爸爸:嗯,飞机。

我:这个不一样!这是四角的诶!

昱爸爸:【漫不经心】是么。

我:真的!你倒是抬头看一下啊!!

昱爸爸:【抬头瞥了一眼】嗯。

我:【放弃并转移话题】这是什么啊?

昱爸爸:飞机。

我:……这是什么飞机

昱爸爸:大飞机。

我:…………我的意思是这是什么类型的大飞机

昱爸爸:会飞的大飞机。

我:…………………

我:行。

我爸的脑回路真是清新脱俗不做作。

我的双重人格【8】

现在北京时间11:12,我一点去比赛。

然后我这件白色的棉麻长裙演出服皱了。

又没有电熨斗,也没有喷水器。

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个屁啊。

这些问题阻挡得了我才华横溢的昱爸爸吗!

不能!

这些问题根本就不叫问题!!

没有电熨斗?

想办法代替!

没有喷水器?

想办法代替啊!!



……

……你们大概猜出来了吧。

场景是这样的。

昱爸爸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矿泉水,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拿起矿泉水瓶

拧开

抬手

仰头。

气沉丹田。








“噗fufufufufufu!!!!!”







窗外的阳光撒进来,透过层层叠叠的水雾我看见了彩虹。甚至一度以为是盛夏。




……

……

……
 

……

现在是北京时间11:32。

我的演出服展的和新的一样。

我的双重人格【6】

今天的人是愁的差点生出新人格的人。

早上体检抽血真的不算什么。

下午发了期中考试的卷子。

总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为挂科担心的感觉。

真的没脸见人了已经。

今天份的日常是短小没劲的日常。

Fin.

我的双重人格【5】

事实证明,节食减肥确实是瘦的最快的方法。

也是让自己身体垮掉最快的方法。

我的胃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痛感告诉我。

“兄弟,我要溃疡了。”

噢。

真是要命。

所以乖乖接受了母上大人邮过来的胃药。

洁白丸。

嗯。黑色的。一点不符合药名。

打开说明书看食用量。一天两次,一次四粒。

然后,好像有四个字从我余光中略过。

它是那么的刺目和耀眼。

 

用法用量:嚼碎吞服。


??
???

等一下。

我把药盒翻过个,找到成份一栏。

诃子(煨)、南寒水石、翼首草、五灵脂膏、土木香、石榴子、木瓜、沉香、丁香、石灰华、红花、肉豆蔻、草豆蔻、草果仁;辅料为蜂蜜。

南寒水石???

翼首草???

五灵脂膏???

这真的不是从玄幻小说里找到的名字吗???

在一旁的暮易先生和风铃小姐早注意到我忽绿忽白的脸色。

我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走到俩人旁边把药盒举起来给她们看。

“Bingo。”

然后这两个人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起来就很好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笑死你俩噢。

没事。我脾气好。我脾气好极了。

于是两个人一边笑的毫无形象一边拿出手机。

打开摄像头。

“快吃快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然一会就化在你手里了哈哈哈哈哈”

我日你个妈哟。

行。我还就不信这破玩意能有多难吃。什么样的中药老子没见识过。

抬手。

仰头。

嚼嚼嚼。

唉,这玩意也没想象中那么……

 
 



……


靠!!!!!!!!!

一把抓起旁边的水杯从嗓子眼里灌,白眼翻的已经没有黑眼珠了。

暮易先生和风铃小姐已经快笑到地上去了。

她俩亲眼目睹了我的脸从轻松转为凝重,再由凝重缓缓扭曲成一朵盛开的菊花的过程。

并用手机记录下这精彩的一刻。

 
呵呵。

一条咸鱼已经失去了梦想。

我的双重人格【4】

“羊嘞肚子手巾哟!三道道蓝。咱们见嘞面那容易,哎呀拉话话儿难……”

一串串勉强算得上是旋律的旋律从面无表情的嘴里飘出来。

大早上起来就放声歌唱民歌。因缺斯厅。

这破音乐欣赏课。

要是不记考勤这课怕是一个人都不会有。

现在的状态是,你让唱我就唱,但是也别指望我再干别的什么事。

相安无事最好。

但是温柔美丽善良亲爱的孙老师怎么可能让我们相安无事呢。

她需要有个鸡杀了儆猴。

“第五排戴眼镜的女同学,就你,我看你好久了,对就是你,你一直在那低着头看手机,再让我发现就把手机交上来听到没有。”

???

“我???”

“对就你。”

我??????
 
 

天地良心。

老子从进教室开始除了把手机关静音放桌兜之后,碰都没碰过。
 
亲爱的孙老师您是怎么看见我低头的。
 

 

  
 
 
“来,老师您过来好好看看我放的什么书,您不会老花眼到连自己写的书都不认得了吧。您哪只眼睛看见我低头玩手机了?是那只千度近视眼,还是那只老花眼?”

bb机黄少天附体。






的我。并没有出现。

回答她的就是一串省略号。

也许可以理解为小周附体。

我的双重人格【3】

“嘿,好巧。”
 
“wow好巧。”
 
刚走到电梯间就碰见花吟小哥哥,抬手打了招呼。
 
一旁的苏尔学霸走过来,推了推眼镜举着手机凑到花吟小哥哥脸旁说着什么。
 
我波澜不惊的看着这一幕,没啥反应。

  
 
 
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

贼兮兮凑到暮易先生的旁边,“你不觉得他俩……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已经脑补出一万字了哈哈哈哈哈”

  
暮易先生一脸“原来是道友”的微妙神情。
 


于是我俩开始一起贼兮兮。
 
花吟小哥哥可能是感觉到了这贼兮兮的微妙气氛。

“你俩在说啥啊。”
 
“没啥啊!”
 
我和暮易先生脸上的笑容纯天然无公害。

我的双重人格【2】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暮易先生透露,他十分确定他所认识的是一个高冷面瘫的人。

但是。

就是现在。



“What does the fox say!”

“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ding!”

“ge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ing!”

“ge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ing!!”

“What does the fox say!!!”

“Wa-pa-pa-pa-pa-pa-pow!!”

“Wa-pa-pa-pa-pa-pa-pow!!”

“Wa-pa-pa-pa-pa-pa-pow!!!!”

“What does the fox say!!!!!!!”

停一下。请停一下。

坐在旁边的暮易先生一度怀疑自己曾经失过忆。

我的双重人格【1】

每天早上起来,我都会习惯性的问自己。

“我是谁?”

天天如此,天天没有答案。

直到有一天。





“我是谁?”

“我是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