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 一个不间断弧的树洞墙

这里这里!点开这里↓

背景by @落木寒泉 老师

可以叫我树洞墙!有想说又没地方说的话可以在这里说噢~希望你们天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天使✨

【纪念】一年

@周祁 送给你的。


part 1

“嗒嗒,嗒嗒。”

开学的第一天,已经很久都没有在学校待过的秦楚同学有些忐忑,却又有些小小的兴奋。她很好奇她的同学们都会是什么样的。

她在一间教室门口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门牌号,202很显眼。她推门走了进去。

教室比她想象的宽敞和明亮许多,也许是正午的原因,阳光斜洒进来就像是充满了整间教室。

秦楚同学来的蛮早,教室里此时还没有太多的人,但都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着话,于是教室里的气氛倒是一点也不冷清。她四处望了望,向教室相对僻静的西南角走去,然后坐在了第二列第一个。她轻轻把包卸下来,然后坐在那打量着教室和其他同学。

“哎。为什么她就退学了呢……好可惜啊。”

随着门被推开,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走了进来。那男生还嚷嚷着什么,看起来是好伙伴退学了的样子。

稳定的嘈杂声中突然闯入一个新的声音是很明显的,教室里所有人都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不过下一秒就转头继续和身边的人说笑。

秦楚同学也看见了他们,却没有立刻转移注意力。这里基本上所有的男生都穿着校服短袖短裤,女生穿着校服衬衫和短裙,但这两人看起来有些不一样的是,他们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大概……像是驾轻熟路?秦楚同学思忖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足够形容他们的词。

他们直接就朝西南角这边走来,人还没走到座位旁,包就已经被他扔在了座位上。

那男生坐在第一列第一个,女生坐在第二列第二个。于是一个在秦楚同学的左边,一个在秦楚同学的右边。

男生坐下来后,也抬头看着周围。但看样子他对这教室没什么兴趣,他看的是同学。

他目光一边打量着,一边说:“果然每间教室都长一样。哎陈斯,你说——”

他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男生眼睛突然瞪大一圈,表情除了难以置信还有一丝惊恐。

他猛地俯过身,拉了一把女生。“陈……陈斯,”男生颤颤巍巍地说,“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高圣颖……”

叫陈斯的女生愣了一下,站起身走到那人旁边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脸。

“我……我靠!!!!!!!!!!!!”

陈斯同学的反应比男生还要激烈,直接失声喊了出来。

秦楚同学被吓了一跳,然而转过头就两双惊恐的眼睛瞪着她。

僵持。

“你……你们好啊……”秦楚同学愣愣地打破尴尬。

男生的表情有些怪异,开口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秦楚同学回答道:“我叫秦楚。那你们呢?”

男生的表情更怪异了,和陈斯同学对视了一眼,说道:“我叫周祁,她叫陈斯。”

秦楚同学“噢”了一声。

再次僵持。

周祁同学和陈斯同学对视了一眼,开口道:“抱歉啊,我们刚刚看你长的特别像我们附小一个因伤退学的好朋友,所以有点震惊。对不起啊,不是有意冒犯的。”

这个人没有想象中那么无理嘛。秦楚同学想。

秦楚同学眨了眨眼睛,“我和她很像吗?”

周祁同学使劲点头,“我差点就以为她换了个名字重新考了一遍学校呢!”

秦楚同学觉得特别有意思,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长的跟另外一个人一模一样呢。

“嘿,”秦楚同学悄悄地问,“那你有她的照片吗?”

周祁同学遗憾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陈斯同学也摇了摇头。

可惜啊。真想看看这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是什么样子呢。秦楚同学想。


part 2

元旦就要到了,班里准备组织一场新年元旦音乐会。

“有谁自愿去装饰音乐厅?请把手举起来我看一下。”

秦楚同学立马把手高高举起。她从小学就喜欢干这种事。

班里靠后位置也有一个人举了手。但除了他们俩以外竟然没有第三个人举手。

秦楚同学转头向那个自己唯一的同伴看去。

同伴是周祁同学。

秦楚同学立马松了口气,还好是认识的……不然一路上会有些尴尬啊。

班主任看着举起的两只手的主人,眉头蹙了蹙。她对于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

那么不满意的结果就是……

“陈斯!你是语文课代表你也跟着一块去!”

正昏昏欲睡的陈斯同学瞬间垂死病中惊坐起,“老师为什么是我去!!那么多课代表呢!”

班主任瞪着眼睛,“叫你去你就去!”

全班同学哄然大笑。陈斯同学只能悻悻认命。

嘁。叫不叫她去其实都没什么区别。周祁同学撇了撇嘴。他可了解的很这个做了两年的同学。

果然,去商场的时候还是三个人,然而到了商场之后陈斯同学跟两人说了一句“伟大的光荣使命就交给你们了”然后就跑的没影了。

秦楚同学惊呆了。这么高级的操作她真的第一次见。

周祁同学看起来却像是习惯了一样,脸上看似波澜不惊,内心也是波澜不惊。

秦楚同学是个特别有主见的女生,周祁同学又比较随和。所以就导致在购置装饰的时候一直是秦楚同学拉着周祁同学到处乱跑。

“哎周祁!你看这个好看吗!”“周祁你过来一下!”“周祁你觉得这个性价比高还是这个性价比高啊?”“周祁……”

周祁同学觉得自己要出现幻听了。为什么跑了这么久秦楚同学的精力还是这么旺盛??怪物吧!

不过尽管精力衰竭,周祁同学却还是认真回应着秦楚同学。然而秦楚同学对此全然不觉,她正嚷嚷着要去另一个商场,因为这个商场装饰材料太少了。

“走呗,”周祁同学笑道,“一块去。”

好不容易买齐了所有装饰材料,秦楚同学又叫来了几个同学一起装饰音乐厅。人多果然力量大,音乐厅的布置问题倒是很快就解决了。所有人立马开始着手装饰起来。

丝蓓同学站在一面墙下面仰头看着,看起来是遇到了问题。

秦楚同学看到便走了过去,拍了拍丝蓓同学的肩膀:“怎么了?”

丝蓓同学郁闷道:“这面墙太高了,装饰根本贴不上去。”

“噢。原来是这样。”秦楚同学了然,“不是问题!踩凳子不就好了!”

“可是这的凳子都是塑料的,我感觉一踩就会塌下去!”丝蓓同学有些着急。

秦楚同学不以为然,“怎么会塌呢,不可能的。”说着她就走过去搬了一个凳子来,“看着!”

丝蓓同学紧张的盯着凳子,然而秦楚同学几下就上了凳子,发现还是有些不够高后,索性一脚踩着凳子,另一脚踩着墙沿。

周祁同学偶然间回头一看这毫无重心的动作险些没吓死,只来得及“我靠”了一声就直接奔了过去。

“大哥你不要命了?!”周祁同学焦急万分,“你快下来!”

“嗨呀没事!”秦楚同学满不在乎道,“掉不下来的!我腿撑着呢!”

周祁同学仍然极其不放心,又劝不动,只好站在秦楚同学的旁边用手虚托着。


part 3

“喂您好。快递是吗,好的我马上下来拿。”风铃同学转身关上琴房门,走向电梯间。

“叮——”

电梯打开门,里面除了电梯司机还有一个人。

“嗨周祁!”风铃同学向他打招呼。

“嗨好巧!我正要问你来着……”周祁同学说着。

“噢,她在琴房呢。你去找她吧。”风铃同学看着他直接说道。

周祁同学嘿嘿一笑,道了句谢谢。

“叮——”

一层到了,风铃同学走出了电梯。

啧。附小的时候可没见周祁这么勤快的往学校跑过。风铃同学暗想。

 

“阿姨,去十三……噢您已经按啦。”周祁笑起来。


part 4

今天是秦楚同学在这个学校过的第一个生日。

她收到了很多礼物,有风铃同学的、暮易同学的、丝蓓同学的等等很多好朋友的,即使有人没有送礼物,却也第一时间向她送出了祝福。

秦楚同学觉得好幸福啊,她觉得那一刻自己像拥有了全世界。

秦楚同学正坐在座位上出神,就感觉有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

“嘿,生日快乐!”原来是周祁。

“啊,谢谢!”秦楚笑的特别开心。

“嗯……这个送给你。”周祁从身后拿出一个扁盒子,“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秦楚接过盒子,脸上满是惊喜,“你送我礼物我就已经很开心了!送什么都不重要的!”

周祁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

放学后,秦楚回到琴房,打开了那个盒子。

里面是一个粉色的相框,特别特别幼稚的那种,上面还有冰淇淋、曲奇的装饰。

秦楚哭笑不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周祁心里是这么个幼稚的形象。

但是她仍然小心翼翼地把它包装好,珍重地把它藏在书柜里。




part 5

上课铃响了,这节是体育课,所有人都在地下运动馆上。

做完准备活动之后就自由解散了,秦楚和风铃便坐在长凳上看起了电影。许多人在羽毛球场上打起了球,其中便有周祁。

秦楚和风铃看着电影时不时笑出声,“这个人有毒吧哈哈哈哈哈哈……”秦楚看着屏幕里的人笑个不停。

场馆里突然嘈杂混乱起来,混乱的中心是羽毛球场。秦楚下意识抬头瞥了一眼那里,视线却被层层叠叠的人挡住。

“发生什么了?”秦楚有些发懵,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她摘下耳机朝那边走去,刚走到一半就看见人群忽的一下全部散了开,中间是体育老师背着一个人。

“……周祁……!!!!!!!!!!”

秦楚清晰地感觉到,当她看清楚体育老师背着的人时,心脏像猛地被千斤巨锤砸重,疼的她喘不过气。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老师跑去。当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跑到了地面上,周围还有很多人。

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石头台阶上的周祁。他的脸因为剧烈的疼痛有些扭曲,嘴唇发白颤抖着,目光紧紧凝视在左脚上。

她快步走到他的面前,眼里的担忧和害怕快要溢出来。

“周祁,你……你……”

她明明想问他很多,想问你怎么弄的,想问疼不疼,想问会不会骨折……

可当她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时,却一句也问不出口,这些话全都被堵在嘴旁边。

他抬起头看见她眼里脸上写满了担忧,明明很关心自己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心里突然就很开心,好像伤也没那么疼了。

他牵扯起嘴角,对她露出一个尽量轻松的笑容:“我没事,崴到脚了而已。”

“你就给我扯!”她动怒。明明都这个样子了还嘴硬!

“没事啦,顶多是韧带撕裂了。”他见她生气,便老老实实回答起来。

她正想说什么,却被体育老师的话打断。“来来来都让开都让开!!”体育老师焦急地大吼,带着另一个老师来要把周祁扛去医务室。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周祁被扛走,心里的担忧却没有少多少。

回到教室继续上下一节课,秦楚却一直集中不了精力听老师讲课。她总觉得周祁的表现和他左脚腕那有些诡异的弧度不像他说的韧带撕裂那么简单。

果然,一下课班主任就走了进来,表情凝重地宣布了一件事情。

“刚刚周祁去医务室检查了,是左脚腕粉碎性骨折。大家以后运动的时候都要注意啊,不要太激烈……”

秦楚根本没听见班主任后面说了什么,她在听到“左脚腕粉碎性骨折”的时候脑袋就嗡了一下。不安的感觉果然不是没来由的……

她愣愣地坐在座位上,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周祁已经一周没有来了。

秦楚还是像原来那样生活着,并没有什么变化,可她总觉得哪里空了一块。她总是会时不时想到周祁,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跟周祁好像是没有那么熟的,他们甚至都谈不上是好朋友,只能说是朋友。

大概是因为这是从小到大唯一一个发生在自己身边的骨折事件吧?秦楚猜测着自己的想法。

不过,想到周祁,秦楚又想到一件事。

“他骨折了……只能躺在床上应该很无聊吧?”她喃喃着,“医院没有网络不能看视频,而且应该也没有人陪他聊天……”

秦楚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做点什么,至少不要让他康复的这段时间太无聊。

于是她打开了微信,点开周祁的聊天窗,敲下一句话发了过去。

“你感觉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part 6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明天就可以来学校啦!”

秦楚看着和周祁对话框里突然蹦出的这句话,愣了五秒钟。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惊喜和开心,为周祁开心。

“不过得推着轮椅来……在学校可能还要麻烦你……”

“没事!”秦楚愉快地敲着键盘,“我闲着呢。”

第二天周祁果然来了学校,秦楚是在阳光房看见他的。那时他身边已经围了好几个同学,他们在一起笑闹着,如果不是周祁还坐着轮椅,秦楚一点也没觉得这人是半个学期都没来过学校的。

“终于看见你了啊兄弟!”秦楚哈哈笑着走过去,嘴里说着不符合她性别的豪放话语,嘴角眼角的笑意和愉悦却挡也挡不住。

 
part 7

放寒假了,秦楚坐上了回家的高铁。

她也没看电影,一直在跟周祁聊天。

“你一直低着头会不会晕车啊,要不咱俩打微信电话吧。”周祁敲过来一段话。

秦楚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她从来都没跟异性打过微信电话。不过转念一想……算了,也没什么。于是她接受了邀请,低声和周祁聊起天来。




part 8

秦楚一家去朋友家做客,接近尾声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在另一边和朋友们打着麻将,她窝在华丽的沙发里,和周祁发着信息。

“我一会要回家了,回家就直接睡觉咯。”
 
“嗯呢,那晚安!”周祁回她,后面习惯性跟了一个“晚安”的颜团子表情。

秦楚也敲下一句“晚安”,瞥到快捷处弹出的颜团子表情,手有些犹豫。

她迟疑了一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终于也点了那个表情发了过去。




 



part 9

这天家庭聚会结束之后回到家,秦楚和她爸爸因为理念问题吵了架。虽然平时也时常吵架,但这次吵的特别厉害,而且秦楚直接转身就回了自己房间,妈妈这次也出奇的没有来劝架,导致家里气氛僵硬的像凝固的水泥。

刚回到房间秦楚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把自己狠狠埋在被子里扯着嗓门哭喊。直到把嗓子都喊疼了,脸下面那一片被子都可以拧出水来才停了下来。

秦楚觉得自己超级委屈。她拿起手机开始看起小说来。每次她不开心的时候都会找小说来看,看着看着就沉浸在小说的世界里忘记了烦恼。

不过这次,小说只看了几页就被打扰了。

“你在干嘛呢?”

是周祁给她发来了信息。她看了看时间,噢,一般这个时间他们都会聊天。

“我跟我爸吵架了。”秦楚抽了抽鼻子敲过去。

“因为什么啊?”周祁很快就回了过来。

秦楚拿着手机噼里啪啦打着字,好像找到了一个倾泻处一样,疯狂向里倒着自己的不快与郁闷。

不知不觉,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在这之前秦楚的手和手机震动就没停下来过。她刚开始只是一味地倾诉,倾诉完了之后感觉自己好多了,于是他们又开始聊其他的东西。

时间来到了两点。秦楚觉得自己现在特别开心,好像每次和周祁聊天时都会特别开心。

周祁发来一个表情,是韩国三兄弟的那张“啊这有傻逼……啊那也有”“你已经被傻逼包围了”GIF动图。

秦楚盯着那个动图,突然脑子一热,有个大胆的想法。

“你已经被我包围了。”她敲了过去。

周祁:“???没见过自己骂自己的。”

秦楚又跟了个“抱抱” 的小表情。

周祁:“……啥意思啊。”

……秦楚觉得自己现在想暴起打人。

“226226”

“9694482664”

她耐心的再次点击发送。然后忐忑地等待回复。

过了一会。

周祁:“……”

周祁:“这是啥啊……”

秦楚:“……傻逼你还是自己百度去吧!!!”




百度的结果呢。

周祁这个傻逼还是没有看懂。

于是秦楚只能恨铁不成钢地提示他“九宫”。

过了一分钟,他用数字回了秦楚。

“426。”


part 10

*********。

评论(2)

热度(3)